新闻中心首页世相首页

我在武汉30天1/23)

发布时间:2020-06-01 13:39:50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杨树  |  责任编辑:吴闻达
支持← →键翻页

2020庚子年的中国春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消毒水和酒精的味道贯穿整个新年。

我叫杨树,四川日报一名入行不久的年轻摄影记者,职业本能驱使我必须抵达每个采访事件的中心,要贴身用镜头去记录那些中心点的人和事。

2月2号晚上,值守成都的我正和远在合肥的女友视频,主任的电话打破了出租屋里短暂的甜蜜。“4号去武汉,一个文字一个摄影,去采访新冠肺炎。”电话那头,主任等着答复。

说实话,我当时心情很忐忑,能与四川省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一起出发援驰武汉,采访机会确实难得,但疫情严重,稍有不慎病毒就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把我击倒。

“我去!”沉默了几秒钟,遵循职业本能的我还是爽快接过出差通知。4号下午,我和同事李寰一起随医疗队出发前往此次疫情的中心城市武汉。

我们和医疗队是2月5日抵达武汉的,今天(3月6日)我已经在武汉呆了整整一个月。这些日子里,我用镜头记录了这座居于风暴中心的城市,给人们讲述我的目睹和触碰到的经历。

安徽六安是我的老家,距离武汉只有312公里,比起成都要离家近得多,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一直都没告诉他们我去武汉。“自己要小心”,这是他们给我电话说得最多的话。

来武汉前很忐忑,到了武汉自己反而平静下来了,比起对疫情的恐惧,我更恐惧的是怕自己没机会拍到好照片。好在四川省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的队员们和同事文字记者李寰都很照顾我这个新人。

2月21日,终于有机会进入方舱医院拍摄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进舱,记得那天是个大晴天,穿着防护服的我被热得满身大汗,眼镜和护目镜完全被蒸腾的热气完全包裹,几乎看不清要走的线路。拍摄时间有一个多小时,但我感觉好像才拍了不到几分钟。

为了最大限度保护我们,出舱后必须按照严格的防控流程进行消毒,这个过程我足足操作了40分钟。从消毒等候到“一脱间”脱去护目镜、防护服和第一层手套,接着来到“二脱间”脱去鞋套、隔离衣、第二层手套、帽子和换口罩,最后才是全身消毒,这个过程完全就像是打了一场模拟的生化游戏。

2月21日,我记忆深刻,这是我们第一次进方舱采访。

2月26日,我们第二次进方舱。

2月27日,我们第一次进ICU,终于能近距离接触病毒。

3月4日,我们第三次进方舱,这次我熟练多了。

透过我的镜头,你能看到医生带着患者一起运动,缓解患者的心理焦虑;能看到医护人员在长时间工作后脸上被口罩勒出的道道痕迹;能看到了一名女患者用手语舞感谢四川医护人员们对她的悉心照顾。这座城市正在一天天慢慢苏醒。

在武汉的每一天我都印象深刻,那些闪过脑海的画面,我感觉留给自己更多的是遗憾,总有那么多的点位我无法抵达,总有那么多的人我没法接触,总有那么多的时间印记我无法用镜头去记录……

我深知疫情还未结束,但我们需要决心,更需要信心。(文/摄 杨树)中国故事工作室出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分享: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